扎克伯格有能力监察20亿人这种史无前例的能力源于facebook的垄断

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长文章,认为现在是时候拆分这家他亲手创建的公司了。休斯表示,美国政府需要做两件事:打破Facebook的垄断,然后对该公司进行监管,以确保它对美国人民更加负责

垄断地位

扎克伯格有能力监察20亿人这种史无前例的能力源于facebook的垄断

休斯指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最大的错误是允许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这两宗收购确立了Facebook在社交网络的垄断地位。投资者们都意识到,如果一家公司刚崭露头角,Facebook就会复制它的创新或者以相对适中的价格收购它。因此,尽管经济持续扩张,人们对高科技创业企业的兴趣日益浓厚,但自2011年秋季以来,还没有哪家可以与Facebook分庭抗礼的大型社交网络公司出现。

在休斯看来,Facebook最大的麻烦在于马克·扎克伯格单方面控制言论的能力。他说:“扎克伯格有能力监控、组织甚至审查20亿人的谈话,如此史无前例的能力给他带来了生杀予夺的权力。”因此休斯认为,美国政府需要打破Facebook的垄断,然后对该公司进行监管。

扎克伯格有能力监察20亿人这种史无前例的能力源于facebook的垄断

该怎么拆分Facebook呢?休斯提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可以在美国司法部的配合下,通过撤销Facebook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并在未来几年禁止此类收购来执行反垄断法。

设想中的竞争

扎克伯格有能力监察20亿人这种史无前例的能力源于facebook的垄断

一些经济学家怀疑,拆分Facebook是否会带来设想中的竞争,因为Facebook是一种“自然”垄断。自然垄断原本出现在供水系统和电网等领域,进入这些领域的成本非常高,因为你必须铺设管道或电线,但增加每一个额外客户的成本会越来越低。休斯在文章中反驳道,进入社交网络行业的成本并不高。而且,与管道和电力不同的是,没有证据显示只有一家占主导地位的社交网络公司会让国民受益。

不会倒闭的Facebook

扎克伯格有能力监察20亿人这种史无前例的能力源于facebook的垄断

还有一些人担心,Facebook或其他美国科技公司的拆分解体可能会成为一个国家安全问题。他们表示,因为人工智能的进步需要大量的数据和计算能力,只有像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才能负担得起这些投资。如果美国的科技公司规模缩小,可能会在与国外对手的竞争中处于下风。在休斯看来,这个问题不需要太过担心。即使在拆分之后,Facebook仍将是一家利润丰厚的企业,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投资新技术,而一个更具竞争力的市场只会鼓励这些投资。

休斯强调,对政府来说,拆分Facebook的成本将接近于零,同时会让许多人在经济上获益。禁止短期收购能有效确保竞争的存在,打造出一个蓬勃发展的空间。而且,最大的赢家将会是美国人民。在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企业必须从一个提供更高隐私标准的网络平台、一个收费但几乎没有广告的网络平台以及一个允许用户根据自己的意愿定制和调整的网络平台中做出选择。

扎克伯格有能力监察20亿人这种史无前例的能力源于facebook的垄断

此外,休斯补充,仅仅拆分Facebook是不够的。人们需要一个由国会授权的新机构来监管科技公司,这一新机构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保护隐私。